当我还未曾真正旅行的时候,我常常听见或从报导中看见,很多人会把“环游世界”当作是未来的梦想。但要追求这个梦想,必须得等到他们成功迈进 “有钱有闲”的地位之后,才可以开始进行。说这话的人,他们的梦想实际上是“发达”,而“环游世界”是悬挂在驴子面前的那根胡萝卜,诱导驴子不停歇地前 进,让驾驭它的人成功抵达目的地完成旅程。而驴子,最终就只获得了胡萝卜作为奖赏。
 
等到我有了能力 去旅行的时候,我在途中认识了很多在世界版图上游走的旅人。他们有的20岁不到,有的工作了一段时间,有的刚好失业趁机来旅行,也有的已经白发苍苍。他们 来自各行各业,各有不同的背景,但是我没有发现百万富翁。或者说,我没有从他们的旅行方式窥探到他们是腰缠万贯的有钱人。甚至,他们没有携带胡萝卜出门, 他们只带了两把钥匙:一把是家里的钥匙,他们知道回家的路;另一把是隐形的钥匙,用来开启世界的大门。
 
“环 游世界”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要看背后的推动力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我没有从我结识到的旅人那里,发现任何人是等待发达之后才出来旅行的。我因此而肯定,那些 时常把“等我发达了,我要去环游世界”挂在嘴上的人,十之八九都没有实现当年的宏远,因为“发达”没有标准,他们不肯定自己是否具备了出走的“地位”,他 们顾虑脚下那一道财富的界限无法跨越。但旅人不一样,铺展在他们脚下的是一道又一道真实的国界,每跨一步,就更进一步丈量出世界的大小。旅人的财富是在路 上汲取的,不是在等待中。
  
出走的动力
有时候,出走根本不需要伟大的论点来支持。更多时候,出走的目的一旦说出来,反而令人莞尔。我曾经遇过一个西方客,他就曾经听见了一个日本旅人的出走目的而感动,因为它太纯粹了。
西方客告诉我说:“我在路途中认识了一个日本年轻人,他从自己的国家骑脚踏车出发到欧洲。我们在闲聊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要旅行,他告诉我说,他想到葡萄牙去看日落。”
“他来自日升之处的东方,却要到葡萄牙看日落,真美丽的愿望。”
 
我不认识那个日本旅人,连那个跟我说这个故事的西方客的样子都不记得了。可是,那个日本旅人在路上追逐太阳的画面却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葡萄牙的日落是他的胡萝卜。
 
佛罗丝娃是另一个简单的旅人。她是一个退休了的法国妇女,我在土耳其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镇遇上她。佛罗丝娃不像年轻人那样赶路,忙着在自己的旅行版图增添许多 地点以示数量之丰富,哪怕是走马看花也好。那样的旅行目的,佛罗丝娃年轻的时候就做过了,结果她感叹地说:“以为看了很多东西,其实什么都没看到。”
 
为了重拾旅行的意义,她决定把过去旅游过的国家再走一遍,把以前漏失的碎片再捡拾。于是她走得很慢——慢得有时间布置自己简陋的客房,给自己缝制衣服,到店 里购买未加工的酸乳酪亲自调配当早餐,给自己剪头发……她在旅行中生活,也慢慢地老去。那根催促她年轻时候赶路的胡萝卜,她不再携带。
 
这些在路上走了很长时间的旅人,他们的口袋都不富有,但他们和等待发达之后才决定上路的人比起来,更早体会了梦想的财富是那样地丰盛。
 
每人给我一块钱,让我成为百万富翁
一块钱连一份报纸都买不到,按理没人会太计较那么一点钱。如果每人能够给你一块钱,或许你很快就可以发达了,然后去环游世界了。可你知道,没人会毫无异议地成全你,但也要弄清楚,他们首先是不想帮你成为百万富翁,而不是不想让你去环游世界。藏在发达背后的梦想,没人看见。
 
但是,所有的旅人都体验过,他们在路上不断获取超越财富的回馈,不需要求和呼吁就白白获得了。路上有许多人,毫不吝啬地就准备丰富的饮食招待你,义务帮你解 决问题,甚至在经济上支持你;他们以包含了一个民族文化的情感对待你,直接让你对一个原本陌生的文化和历史有了认识,那不是付了教育费就可学习到的;他们 也以独特的生活态度,直接让你上了一课生活的教育。如果这些事项都能以金钱的等值来兑换,一直走下去,你就真的变成很富有了。在旅行路线上游走,真的有许 多人愿意付出“一块钱”给你,帮你圆了环游世界的梦想。
 
你会发达吗?就看你的财富是怎样算的咯。

 

 

 

 

取自: 林悅<我的私房地圖>

wi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