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一次把頭髮剪短,已經是 7/8 年前的事情了。

中四或中五那年興起 Bob cut,班上很多女生都去把長發剪短了。

我還記得在放學後的某個下午,我們四個好朋友背著書包走到了學校附近的理髮店,一起把留了幾年的長發剪了。

然後,我後悔死了。

那次之後我告訴自己要記住此刻,未來打死也不要再剪短發!

但後來漸漸忘了自己當時有多悲憤的我卻總是在想,(尤其是看了 emma watson 和 anne hatthaway 的短發造型後) 不如到了 25 歲那年就去把長發剪成 boy cut,然後這樣帥氣下去吧!

事隔多年,不知不覺我也到了 25 歲。而所謂的 Quarter Life Crisis 竟然還真實存在。

或許我本來就完美主義,總覺得在人生四分之一百歲這一年似乎要幹些什麼大事才對得起自己。

但在社會打滾,工作了兩年的自己,算不算得上有所成就?

在人生的路上有疑問,不安和迷惑的這些日子,就越發想要改變些什麼。但改變當然不簡單,千辛萬苦花了好幾個星期訂製好自己接下來想要達成的目標,卻總是因為時間不足而無限期展延,那般無奈和心理壓力是真的很大。

當我看著其他人一直在改變,我卻始守原地,對於自己的懷疑不是一點點,雖然清楚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在同樣的時間點達成同樣的事情;而自己在做的東西或許就是最適合現階段的事。

但,沒有做些什麼驚天動地的決定卻讓我瑞瑞不安。於是,腦筋就動到外表上來了。

 在厭煩了自己厚厚的“空氣劉海”和看起來很“黯淡”外加沒精神的“女鬼”髮型,我想說長髮再怎麼剪也不會有所大改變了吧?湊巧最近在看<外科風雲>,戲裡面晨曦那薄薄的清爽短髮看得我心癢癢。啊!我也想看起來清爽一次啊!(順帶減齡)

然後,在碎碎念自己要把頭髮剪短後的幾天,終於打了電話去理髮廳做了 appointment,然後放工後自己跑去把頭髮剪了。

其實坐在理髮廳椅子上等待“發落”(好爛的 pun)那一刻,我還是沒想好我要剪個怎麼樣的髮型,要怎麼樣的長度。

理髮師 Keegan 來到我背後的時候我就在想:啊,隨便啦,既然我做不了決定,就看他怎麼說好了。

不可否認 Keegan 看起來還蠻專業的(外加挺帥的)。他看了我的髮質狀況,否決了我只想剪到肩膀長度的決定,說是由於之前曾把頭髮燙直,那個長度會造成頭髮很難打理,若真的要剪也要先把之前燙過的頭髮都處理了才不會讓自己後來的生活很難過。

“呃,好吧,那要剪多少你建議吧?”

他伸手比劃了一下耳朵下一點的地方,說到這裡應該還可以,然後我就關閉腦袋的點頭了。

剪好後第一時間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覺得那不是我要的樣子。想像中的自己理了短髮後輕飄飄的,會看起來清爽很多。但剪好的短髮還是厚厚的一頭,雖然比起高中那一次好看很多,但確實與自己要的感覺有點差距。說不上很喜歡,也說不上不喜歡,就是不習慣吧?

“哈哈!看起來好像小丸子!很可愛啊”

“覺得看起來變年輕了。”

 “還蠻適合的。”

“之前就想說你長髮看起來比較老~”

評價倒是不錯的,只是就是進不了心裡。

後來我問 KJ: "欸,所以怎麼看我的新髮型? 覺得我長髮好些還是現在好些? " 

她回答我: "長髮好些。"

"為什麼啊?"

"那時候比較有氣質,適合你。現在這樣太可愛了。"

嗯,雖然我也說不上真有氣質,但內心還是期望可以散發這種“假文青”氣息吧?

但改變就是這樣不是嗎?你只能嘗試,或許我會慢慢喜歡上這樣的自己;或許不會。但我做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創作者介紹

Listen to Me

wi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