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麼一位藍顏,認識好長一段時間了,我總是很慶幸的覺得,哎,不管怎麼樣,人生得一藍顏,死而無憾。

但偏偏人們說的一句話或許真的不錯。世界上真正的男女間僅有純友誼會有多少?

我其實也不是那麼遲鈍白痴糊塗。很多時候我真的知道他要什麼,也不是沒有認真地去考慮過這個可能性。只是反反复复累計下來我開始覺得,
我為何每次都要成為他感情中的備胎,而他也從來沒有真正當面的說清楚他要什麼,難道要我親口問才要承認?既然如此我何必要給予機會。

其實我也鬱悶。如若真的明白理解我多麼的趾高氣揚,那或許也不會這樣的把本小姐當書籤一枚吧?是人也會覺得生氣。

後來這陣子覺得彼此的距離似乎一下子拉遠了。
這麼多年下來,我們似乎越來越沒有共同話題。我也有在想,是我變了還是他變了?總覺得曾經太過於的修飾自己,總會依附身邊的人而符合話題。但我覺得我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我,也不能說是我變了,只是我比較勇於展現內心深處的我。那到底是因為我對於整件事情多年下來的鬱悶埋怨而不再付出努力去維繫彼此的感情呢?還是我潛意識在努力的把他推開?抑或者是那其實就是我原本很欠揍的樣子,只是他對我的印象只停留在多年前的那個我?

我也有在反省。但我真的不知道我該如何是好。
我不記得我原本是怎麼樣,而朋友應該接受彼此現在的樣子這件事情我也覺得我不是做的特好。我真心覺得我不合格。

是我的錯吧。是我的錯。



wi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