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因為碧碧的邀約而一起去了 TAP (the alphabet press) 參加日本 traveller notes 十週年紀念版迷你 TN 的集體開箱活動。

我其實完全沒有在用 TN 啦。是曾經很認真思考過要不要也開始手帳本一下… 但我後來總結了自己繪畫的能力後,(身為建築設計師說這樣的話…有點慚愧…呵呵。)加上我處女座糾結的個性,(可能為了追求完美永遠也寫不完一頁)我決定還是放棄好了。

筆記本對我來說還蠻重要的。我承認自己記性不好,而且我要是不把一切要做的事情寫下來,再加以安排,我會感覺很焦慮。手寫日記這樣的事情反而是在高中畢業後就越來越少做了… 可能無病呻吟的日子終於也過去了吧… 哈哈。

話說遠了,總而言之呢,我使用筆記本的原則是用來快速的塗鴉和記錄工作啊,開會相關的事物… 本人的字體又不好看,素描又畫的不好,所以筆記本裡都是一堆醜醜的字,談不上有什麼藝術價值。

我曾經很認真的買了一本漂亮的本子想要學學人家寫出美美的手帳本。結果我打開一頁,寫不下去,就擔心會毀了。然後我就鬱悶了。不是就該豪爽的記錄嘛…這樣扭扭捏捏的,我無法盡情的表達啊。

最後我找到了一個結論:我真的真的,只適合寫字和拍照,但拍照了要打印出來啊,剪貼… 劈裡啪啦的那些繁瑣的步驟我沒耐心去做,也沒時間。所以還是乖乖的用部落格好了… 

好,來說回十週年活動。碧碧倒是買了那個紀念版 mini TN… 超可愛的!開起盒子裡面竟然還要自己組裝。(不過很貴就是了。)



那個本子還小過手掌很多很多。



不過其實我來出席的主要目的是因為地點在 TAP, 加上活動包括了他們會示範使用活版印刷的機器。呵呵。

很久之前就聽說了 TAP 如何使用這一項 600 年歷史的智慧來創新平面印刷的可能性。一直也覺得活版印刷出來的感覺實在太酷了。但真正看到那台機器還是有震驚到。

我以為那台很復古的機器只是用來展示用的,但原來他們就靠這一百零一台(就這一台啦)來自德國,幾十歲,長得很像霍爾移動城堡裡器械的那款的機器,來印刷出他們所有的產品。



哇,那台機器開動的時候我就默默地在想,偉斌一定很喜歡它。哈哈哈。

示範結束後我就問了那個長得還蠻好看的員工,那現在都沒有新款的機器來做同樣的印刷嗎?他就告訴我還真的是沒有。而且這樣的技術已經慢慢的不被重視和失傳了。曾經的活版印刷被數碼印刷取代之後,真正想做類似印刷的群體也太小了,沒有人願意去開發這樣的一台機器。而且原有的機器都還可以很好的服務這樣的一個群體,(加上活版印刷就該用這麼酷的復古機器來達成啊!)所以就也變得沒有必要了。

不過說到黃昏事業這樣的事情我都覺得有點難過。那些很有味道的歷史怎麼就無法抵抗時代的推進呢?唉,唉,唉。但我慶幸還有小群體們願意去保存和欣賞這些事物,至少還可以保留下來一點點,也很好。

最後的最後,活動的幸運抽獎竟然抽中我的號碼誒,雖然只是小小的行李箱貼紙(不過是來自traveller's factory 日本 hanada 機場分店的誒)。真的嚇死我啦。我在填表格時還跟碧碧說我不可能會拿到的,我們全家都沒有這樣的運氣。呵呵,可能要轉運咯。

今天,就這樣。
等下要開始寫我的講稿和繼續我的日惹行程安排咯。

wi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