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有點... 嗯. 不知道該覺得感激還是不爽. 

這樣的發言有點不負責任. 我該如何反應?

拜託, 知道事情全部的又不是我. 

當我該知道的訊息在那一刻停止之後, 谁還該期望我去假設臆測些什麼? 

我是不是該當作我從來都沒聽過也不知道這樣的事實存在?

我該知道什麼是不是不該以這樣的方式得知? 

我為甚麼要因為這樣而心神不寧而患得患失?

這樣的日子已經夠了. 該停止了. 太累人了. 

無論如何也不該由我去發球. 不是我. 我什麼也做不了了. 

i don't know what else i can do. there's just nothing i can do. 

i said yes. i agree on all the decision. and that's the best i can do. 

yes. that's the best i can do. to do nothing at all. 

wi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