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自己多慮還是悠哉過度沒事做.

最近襲捲內心的不安不是那麼一點點.

想說沒關係沒關係沒事沒事. 卻怎麼感覺都不對.

但我想我沒有那麼白目癡呆不敏感. 

想要做點甚麼做些甚麼改變點甚麼.

但我想, 或許怎麼做都感覺不到位. 

性格如此倔強, 怎麼可能瞬間變成小貓咪.

晚安. 晚安. 晚安. 晚安.

或許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這麼說了.

wi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