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嚴重覺得自己需要收斂一下.

想要貫徹到底的努力不夠努力. 卻依然整天除了工作甚麼都不想做. 

想要關心的人太多. 覺得抱歉的地方很多. 卻開始限制自己然後覺得無能為力.

昨晚似乎夢見了很悲傷的場景. 曾經無話不說的她真的跟我無話可說了. 

唉. 難道 architecture 真的能讓人變成如此的工作狂嗎?

我開始覺得, 我會為了工作捨棄所有的一切. 但這樣的想法讓人覺得可怕. 

不要太刻意才會顯得比較自然嗎? 

急需休息充電. 但... 等我 diploma 畢業再說好了. 

 

 

啊. 又來了... 

wi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