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都這樣,

迷迷糊糊就站在自己完全無法

掌握的位置。 

...

 後悔也來不及了。

迷幻的掌聲,甜蜜的鼓動,

期盼的眼神, 讓豬毀滅。

每次都這樣,閉緊雙眼,

帶著相當程度痛苦的微笑,

奮力的往下跳。

只有在墜落的那一刻,

才會大聲說不。

 

有人浮起來,

有人沈下去。

樓頂的風景與樓底的風景,
...
永遠不會一樣,

誰也別羨慕誰。


 

每一次我都說,

沒事,我行。

我總帶著堅強的微笑,
...
一副永遠勇敢的樣子,

可這一次,我想說,

我可不可以不勇敢?

我只是小心翼翼地問了自己,

然後又帶著堅強的表情,

勇敢了一次。

他們都讚許地微笑了。


 

流浪去吧,

總會在世界的一角,

找到願意懂你的人。


 

你為什麼還在拍照。

為什麼還在取角度。

為什麼還在拍特寫。
...
為什麼還拍個不停。

媽媽就要醒來了,

媽媽就要醒來了。


 



 

 

 

 

 

 

生命中,不斷的誘人離開或進入。

於是,看見的,看不見的;記住的,遺忘的。

生命中,不斷的又得到和失落。

於是,看不見的,看見了;遺忘的,記住了。

然而,看不見的,是不是就等於不存在?

記住的,是不是永遠不會消失?

 

 










誰都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裝著豬的氣球,可以飛上天,連豬自己都不相信。

直到一聲巨響,氣球破了,
...
豬仔從高空直直落下,摔斷了一條豬腿,

大家才高高興興的相信了。

wi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