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太細的神經割掉
會不會比較睡得著
我的心有座灰色的監牢
關著一票黑色念頭在吼叫

把太硬的脾氣抽掉
會不會比較被明瞭
你可以重重把我給打倒
但是想都別想我求饒

你是魔鬼中的天使
所以送我心碎的方式
是讓我笑到最後一秒為止
才發現自己胸口插了一把刀子
你是魔鬼中的天使
讓恨變成太俗氣的事
從眼裡流下謝謝兩個字
儘管叫我瘋子 不准叫我傻子

-- Hebe 魔鬼中的天使

 

 

嗚~~~~ 搞砸了. 真的很自作自受. T_T

算了算了算了. 都不能改變什麼的話, 就算了.

以後的某一天, 這都會變成很渺小的一件事.

 

今天終於的, 拿到了上個學期的成績正本.

搞笑的是, 我只要上個學期的... 但一封家長的信 (當然是我自己寫+簽名)...

不只是上個學期... 三個學期都印了給我. LOL.

如果沒有信, 一張要 RM10 ㄟ. :P

不過學校也真的很糟糕.

我不記得我地址給錯了. 也不記得我搬過家...

每個學期都說會寄去家裡. 結果都沒有. =_=

 

最後, 這世界上唯一沒有變的事情就是變.

不管你一直怎麼祈求所有事情停在這裡就好. 但怎麼都沒有用. 它還是在變.

什麼能相信的呢? 我想只剩自己的心吧. :)

wi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