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何時開始自己變得那麼的毫不在乎.

不是不在意, 只是慢慢的累績了太多說不出口的故事. 所以學會了安靜.

很內疚. 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其實很脆弱. 太多無意的言語, 一字一句, 多麼的真心.

沒有肯定, 沒有支持, 沒有自由. 拘束, 批判, 吵雜.

無奈的時候很多. 慢慢的不想理會這一切.

我的想法被關在牢籠裡. 沒有出口.

很多事情去爭取太麻煩. 漸漸的, 不能做自己.

 

我在找著一個平衡點.

對不起.

wi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